苏墨凉

懒癌晚期+拖延症晚期+学生党+沉迷游戏沉迷旧番沉迷语c=辣鸡文手

那时雨(一)

“在下陆温良。陆游的陆,温良无害的温良”

邢芷瑶是在雨天遇见他的,手执折扇笑如春风,端的一副翩翩佳公子模样,但是…

她手中的伞掉落,推开他捂住唇不可置信地看着他,“你你你怎么这样?!!这是非礼你知道吗?!”一贯从容,难得失态是因他突如其来的吻。

“自是知道的,可在下不想坐牢…所以委屈姑娘你了,”他挑了挑眉,扬起唇笑的无害,“敢问姑娘芳姓大名,在下明日便去府上提亲。”

??????我操

要端庄,要优雅…想到母亲说的,所以即便心里有一万只草泥马奔过她却还是压下怒意,蹲身捡起伞撑好:“不必了。”转身正欲离去,皓腕却被锢住,转过头依旧是那双笑弯的眼睛

“在下可不是做了坏事就不认账的人,长安谁人不知陆大才子一诺千金”陆大才子?竟然是他?终于正眼打量了他一眼

……然并卵。陆大才子又怎么样,在本小姐心里就是一只爱耍流氓还自恋的臭狐狸!哼!

“邢芷瑶。松开!”邢芷瑶甩开他的手愤愤地揉着手腕,想到黄历上的不宜出门懊恼不已。

陆温良看着小姑娘,笑意更甚:“原来是邢大人家的千金,张牙舞爪的,倒像只小猫咪。”“蛤?先不说这个,你为什么突然…”终究是女孩子,脸开始发烫不知如何说下去。

他挑了挑眉,无辜地眨了眨凤眸,“小瑶儿撑伞行于雨中的模样甚是迷人,在下没忍住。”“你…!流氓!告辞!”

这便是他们的初见了。

盲女&医者

她早已习惯漫无边际的黑暗,可当黎远温润嗓音缓缓说出“有救。”时却仍是忍不住动了心弦。因盲目,故其他感官便格外敏感,皓腕上绑着的红绳微颤,便知他开始把脉了。

她忍不住在内心想象人手指的温暖,忽然反应过来又忙摇了摇头,暗唾自己不知羞。

在他的陪伴下每日喝苦的要死的药,喝完后他递过来蜜饯,她伸手去接,无意中触到他温热厚实的手掌,耳根微热,小口咬着蜜饯试探着问道:“近些日子麻烦先生了。别雪斗胆问一句,不知先生是否已有心系之人?”

“自然是有的,”听出他含着笑意,嗓音缱绻,别雪心凉了一半,蜜饯似乎有些苦。

却又听他道,“海中月是天上月,眼前人……是心上人。”脑海内嗡鸣,万籁俱寂,手中蜜饯跌落地上,明知看不见却仍是仰起脸认真道,“先生,感情之事,断不可儿戏。此话…当真?”

“当真。”双眼被温暖手掌覆住,唇上传来柔软触感,巨大的欢喜涌上心头,她伸手抱紧了他的腰回应。

“以后,远便是你的眼睛。”

公主&散仙(梗源名朋)

“狐铮,鸾心悦你。”向来直言直语,即便是表明心迹亦不知何为委婉。对面人折扇挡住半张脸,眉眼弯弯道“能得公主之心实乃在下之幸也。只是,”话至此一顿,笑意微敛,“在下已有心上人,抱歉。”

江鸾面上仍不动声色勾起浅笑,袖中手却攥紧,“不知是哪家仙子竟能得公子垂怜?”“此女公主也认得,便是阿霜。阿霜她与我…两情相悦,望公主莫为难她才是。”竟已经开始叫小名了吗……微微失神闻言江鸾强扯出笑,“自是不会。”

……

江鸾自表明心迹被拒后便回去在父皇的安排下习仙法和帮忙处理政务。不知不觉过去了两个月,宴会上她无意中听父皇提起阿霜与月怜仙人的婚事,有些不可置信,“阿霜是与月怜仙人结亲了?”得到肯定回答后垂了眸。

那他呢?

宴会过后去花园散心,又见了他,眉目一如既往温润,只听他道,“鸾,你可愿嫁我?”没有再生疏地将我称为公主,而是亲昵地称我为“鸾”。抿紧唇瓣,长睫下眸色明灭不定。

本公主何曾愧于你半分?

你若要这风月,举樽可邀仙来;你若要这山海,乘云可行万里

你要这春寂夏雪,朝死暮生,自可镜中窥,水中月。

你要我?

我是金屋客,万山子。我有众生爱恨,有神佛应我。

你凭什么?

却仍是扬起明媚笑意,尾音上扬

“自然是愿的!”

#日常摸鱼
#好吧实际上是之前的摸鱼忘了发了233333

#日常摸鱼
#今日是醋坛子翻了的悠然(?)
#今天也懒得复制粘贴呢…
#新鲜出炉的小甜饼,欢迎食用啦

梅雨季

我看到她时,忽然僵住了,轰的一下,像是有钟声在耳旁敲响,下意识摸了摸左手腕处的疤,身边的一切变得真实又模糊,久远的记忆渐渐浮现在脑海……

〖一〗

凉城的阳光温暖而不灼热,可却少见。因为这个城市四季如冬,一年里六个月是梅雨季,梅雨季又分为小雨季和大雨季,另外六个月便大雪纷飞,晴天极其少有。

我是在小雨季搬到这个城市的。某天下着濛濛的细雨,一向懒散如我便没打伞,“反正又不大,淋不湿的嘛”,是这样想的。

“呐,女孩子淋雨对身体不好哦~”

阴影笼罩过来的同时清脆明亮的声音传来,彼时我正蹲着和路边一只黑猫大眼瞪小眼,仰脸就看到一张有着明艳笑容的脸蛋,一双桃花眼里像是藏着万千光芒。

这就是我和她的初遇,像小说一样俗套的情节,她撑伞送我和小只回家,我们理所当然的成了最好的朋友。噢对了,小只就是那只黑猫,因为它小小的一只,所以我叫它小只。

她是我向往成为的那种女孩子,就像凉城是我向往的城市一样。她张扬肆意,明明个子小篮球却打的很棒,会跳帅气的街舞,散打得过冠军,像凉城里的一个小太阳。而凉城呢,是个很小的城市,小到…我只住了一个星期左右便认识了城里的所有人,比如爱闹腾的小孩子们,比如知礼温柔的小姐姐们,再比如很好看性格很好的小哥哥们。

凉城和其他地方最吸引人的地方,不是因为它的特色美食多,也不是因为它神奇的天气,而是因为这里的人。是的,这里的人来来往往,有离开的,最终又会因为舍不得而回来,而回来的会受到城里人一致的欢迎,当然,包括来新居民时也是一样。有人说,凉城给了孤独灵魂一个家,我觉得还蛮有道理的。

〖二〗

其实没想到那么快就可以遇到猎物的。当一位吃饱的狩猎者遇到新的猎物时,是不会马上抓捕、吃掉的,而是会先逗弄一番。

真是的,看上去就是一个冷冰冰不好相处的人呢。蹲在路边的女孩和黑猫对望着,都湿淋淋的。我上前用伞为她挡住雨时,那声“谢谢”也是不带丝毫情绪的,音色偏冷,像是一片雪花落在心上。她的肤色略显苍白,整个人透着一股清冷…却又干净的气息。眼睛像是藏在寒冰里的黑曜石。

真是个奇怪的人。我忍不住这样想。通过一路随意的聊天,我知道她叫江岚,为了逃避…不,准确的说是疗伤而来到这里。

虽然看上去不是很好相处,实际上只是不怎么喜欢说话而已,眼神清澈,一眼就可以看出来她在想什么,很单纯好骗的一个人。

怎么说呢?就比如,我只不过是怀有目的的去主动给她打伞以认识她,她就相信我是好人,与我成为了最好的朋友。他们将我们称呼为“凉城姐妹花”。姐妹花吗?呵。

〖三〗

风荡了满怀,我按照记忆里的办法搜寻着目标的所在。“找到了。”睁开眸往森林深处掠去,轻车熟路地避开兽群,走进一个被掩藏的很好的洞窟。洞窟里分外安静,我可以听见自己的脚步声、滴滴答答的水声,以及…若有若无的歌声。曲调缥缈,有种很熟悉的感觉,忍不住微微皱了皱眉。

忽然身处樱花林中,花瓣如雨飘落。果然如此。我好整以暇等待着幻境接下来的发展,却在看见他的那一刻瞬间失了神。柔软花瓣拂过脸颊留下浅淡的香气,已然无法吸引我的注意力,我怔怔地看着一步步向我走来的大男孩,熟悉的声音有着一如既往的温柔,他说,阿岚,我终于也知道“人比花娇”的意思了。少年漂亮的眼睛里含着笑意身体微微前倾,我无法动弹,看着他的脸慢慢放大,最终停住,只隔了一两厘米,他闭着眼睛,长长的睫毛微颤了颤,“嗯…好香。”

江岚,冷静,这是幻境,只是梦,都是虚假的,不可以信,不可以给它可乘之机……心底有个声音这样说着。可他总是可以轻易地瓦解掉自己的理智,“盛…宇阳……”我听见自己叫他,我看见自己张臂想要拥抱他,我闻见他身上和当初一样有着好闻的香气…可在我触碰到他的那一瞬,“哗啦”,眼睁睁看着面前的人顷刻间化为花瓣,我下意识后退了一步,恍惚中似乎听见水声滴答。

再回过神时,我躺在竹筏上,水光山色,波光艳影。“醒了?岚,我定陪你走遍万水千山,一生一世一双人”他撑着长蒿,温柔地笑。又是这样…可恨的是,自己明知道这是幻境却无可奈何。我将头埋在膝盖无声地哭泣,他的声音近在耳畔,“岚,别哭,我在,我一直在,不会离开的。”

ps:本来是想随意码篇短的,目测好像短不了了。于是这篇大概也是有生之年系列……不过最近比较勤快,应该可以很快码完嗯………

#今日摸鱼
p1图源堆糖啦,
p2正文
梗是游乐园去鬼屋玩儿的你和李泽言(这样说好像哪里不太对?算了你们看得懂就行)
ooc预警
没文笔轻喷

日常摸鱼,懒得复制粘贴所以直接放图

「那时风起 18H/24H」你的春夏秋冬

夸爆太太啦!!!

衣十七:

#推荐BGM:Billy Banban-春夏秋冬#




「序」




懐かしい、この町で、君のことを思う。


遠く、優しく、夕焼けの空。


振り返れば、そこに今も、あの頃の僕たち。


移ろう時代を超えて、そっと輝いている。




「一」




和白起举办完婚礼的第一个新年,你在经久不散的烟火气里,突然喜欢上了这首Billy Banban的《春夏秋冬》。




那是一个阳光极好的日子。


那会儿你们刚刚搬到婚房不久,二人小居里到处都是新购置的家具,本着人对于新鲜物件的爱惜天性,你和他约好了一周一次的大扫除。


于是,当窗台上的手机切换到这首歌的时候,你一抬眼,戴着防尘帽、推着吸尘器忙忙碌碌走进走出的男人身影,恰到好处地,就落入了你的眼眶——


他身姿挺拔,面部线条干净利落,轮廓浑然天成,只面颊上因着不慎沾染上的灰尘,使他看起来有点点意外的傻气。


就像是原本点缀在高不可攀星空里最亮的那颗星突然下凡到了你身边一样。


这样的真实感,是哪怕婚礼上他亲手为你戴上的婚戒,都没能够带给你的。


这样的真实感,令你自豪、欢悦、且有一点点炫耀意思地想要告诉全世界——


这个人,今后就是你的了。


他已经成为你合法的伴侣,即将陪你走完后面的大半生,是你会用余下的所有时间竭尽全力去爱的男人。




「二」




那一个刹那,两位加起来超过百岁的艺人,用歌声,跨过岁月与国度向你传达着的情感,便使你想起了过往的许多。


你听着他们的唱词,就好像跟随着醇厚质朴的唱腔,将你和白起这些年的苦乐悲喜,通通都给走了一遍似的。




白起见你呆呆地站在窗边,一动不动地盯着手机,还以为发生了什么大事,便毫不顾惜地扔下手里的吸尘器,走过来,很快把你拥入怀里,问你,“怎么了?是不是累坏了?我都说过,打扫卫生的事情,交给我就可以。”


“啊……没事,我没事,白起。”


你如梦初醒地摇摇头,尔后把手机的屏幕竖起来,将这首歌的歌词展示给他看,“我只是……突然被触动,想起了以前的很多事情。”


“以前的事情?”


他愣了一下,随后有些好笑地伸手刮了刮你的鼻梁,开口说道:“既然是往事,就不要多想了。现在的你只需要知道,我们的结局很好,我在你身边,我也全都是你的,就好了。”




「三」




于是,伴着略微发红的耳尖,你后知后觉地发现,这个男人的情话,好像在婚后变得愈发炉火纯青。


且比往日更加变本加厉地、又不懂得太委婉的方式,便直来直去,有时候阴差阳错,能撩得你心都乱跳。


不过,你对这些,倒是意外受用。


这样想着,你顿时有了想法,便嘱咐他好好坐在沙发上,自个儿蹬蹬蹬地跑回房间。跑远了,关上门,耳边却还氤氲着他大半宠溺小半无奈的声音,约摸又是他用了Evol的结果,“你小心点,别被绊着。”


令你好笑之余,又不得不边把自己塞进储物间,边拖长了声音回应他,“知——道——啦——”




「四」




二十分钟之后,你抱着两旧一新三本相册,回到了客厅,并将他们全都摊开在了刚整理好的茶几上。


对比明显,两本旧相册的边角,全都是岁月的痕迹。




你太久没有打印过照片了。


那太繁琐。


现代人手机“咔嚓”一声就能够完成的事情,往日要耗费许许多多的等待。快节奏追求效率的当下,这份“慢”,已经不能够满足记录生活的需求。




然而不得不承认的是,手机摄影在给日常生活带来便利的同时,也失去了胶卷相机那份值得被经久珍藏的小心翼翼。


你还记得小的时候,自己常常惊叹于洗印店的神奇——


接过去的是一卷黑色的胶片,递回来的,尽是色彩鲜明的照片。


上面满载着的厚厚回忆,会随着时光洗涤逐渐褪色,但绝对不会消失。


正如你手里这两本旧相册。


一本属于你,一本属于你未曾见过的少年白起。




“这本相册怎么会在你那?”


白起想来也是一眼就认出了相册熟悉的轮廓,便略微蹙了蹙眉,开口说道,“我以为它早就应该不在了。”


“是……你父亲给我的。”


你略微一愣,倏然反应过来,“是不是让你不开心了?那我就把它放起来,不看了。”


你只是突如其来地想和他分享一下彼此的幼年生涯而已。


你们互相缺失了彼此的少年时代,凭借这些相册,虽说不能够补全,但好歹能够稍作弥补。


然而,若是因为这本相册让他想起了不好的回忆,就实在是得不偿失了。


“没事,看吧。”


他半是抚慰地揉了揉你的发顶,略勾了唇,笑道,“只是没想到,那个人还留着这些东西。”


“它现在,在我们家里了,白起。”


你伸手抓住他的手,用它贴在自己面颊上,然后注视着他泛着琥珀色的眸子,抿了抿唇,说道,“我没有你那样的经历,所以,很抱歉,我无法对你的过往感同身受。”


“我不希望你经历我的过往。”


他微蹙了眉,眸色愈发深地看着你,张了张口,却没有再说出其他的话。


“嗯。”


你笑了笑,维持着原先的动作,又开口说,“我知道的,白起。”


“不过,你要相信,你的以后,都会有我。”




刹那间,不知道是不是你的错觉。


你看到他唇角原本凝固的笑容开始逐渐浸透眼眸。


同里面原本就有的独属于你的温柔纵容,渐渐融合为一体。


“好……我相信。”




「五」




他的相册里,其实大多都是美好的画面。譬如他刚出生被目色温柔的母亲抱着的,他满月那一天抓周抱着子弹不放的,还有他周岁时候,咧着嘴,周围全都是蛋糕奶油的,如此等等,美好得就像一组史诗曲。


然而,这些美好在残酷现实的衬托下,却逐渐变得刻骨。


就像是味觉。


如果闷头把苦药直接灌下还不可怕,如若是先吃了点心,满嘴甜腻,这时候端上一碗浓黑药汁,其苦涩程度,足以叫人终生难忘。


你理解他,便以最快地速度翻页。


于是,那些照片便在你的视线里,逐渐被拼凑连接,鲜活雀跃成了你家白先生的成长史。




“诶……这张好可爱!”


半晌,你突然不可抑制地惊呼出声,忍不住将相册竖起来,展示给他看,“……这是你多大的时候?”


视线所及之处,是约摸十来岁的白起,正戴着红领巾,贴着创口贴,一副不情愿的表情。


却还是别别扭扭地接受了拍照要求,想了想,举起篮球,半咧开笑容。


于你看来,活脱脱是一副小天使的模样。


“你小时候真的好可爱!”


“咳……”


他有些不自在地别了别脑袋,耳尖不经意间掺杂了一抹红,大有下一秒就要染上脸颊的趋势,“那会儿我四年级,刚刚加入了篮球队。”


言简意赅,是白起惯常的叙事方式。


只不过现如今,面对刚刚走马观花在眼前晃过的那些幼年白起照片,你竟然不由自主地对这个男人,生出一些“可爱”的想法来。


“白起,你现在也很可爱。”


于是你就这样说出口了。


“嗯?”


他颇有些无奈,“可爱这个词,无论过去还是现在,咳……都不太适合用来形容我。”




“唉……我不管嘛……你就是我的小可爱呀。”


“咳……”


“白起……白先生……”


“……你开心就好。”




「六」




如是。


你在他面前向来都是放肆的。


因为他宠爱你,且想要把全天下最美好的东西都对你亲手奉上。


但与此同时,你亦了解他的极限在哪。


你明了你所有的撒娇任性与肆虐,都不会触及到他的一点痛处。


因为可能连他都不知道。


你曾有多少个刹那,想把他捧在心尖上宠爱。




「七」




你们婚纱照的封面,是一整块打磨好的玻璃,里面封存了白起最喜欢的一个刹那,画面上,他正将手揽在你腰间,按着你后脑缠绵亲吻。


你很好奇,为什么他这样一个时不时会脸红的男人,会喜欢这样一个画面。


他一直不肯说。


直到有天,你在摄影工作室陪闺蜜拍写真的时候,偶遇了当初那位摄影师。


才听到她说。




“我对你们印象很深刻,因为我在那张照片里,看到了爱和整个世界。”




「尾声」




春が咲き、夏が燃え、秋実り、冬がまう。


ときの中で。




于是你因为一个人,而爱上了一首歌。


白起,这个男人。


对你来说,就是一辈子的春夏秋冬。




#我也很开心,因为一个游戏,爱上了他。


生日快乐,白起。#

悠罗百合向

严重ooc以及小学生文笔

内含私设

啊哈哈哈如果撞梗严重劳私信,会自删文。然后声明一下,我只是开个坑……至于什么时候更……大概……看心情(?),反正没粉丝(极其不怂)怎么拖大概都没关系的hhhhhhh

正文

踩着恨天高平视眼前的人,丝毫不惧对方慑人气势,微抬下巴“我警告你,别对她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罗嘉宣示主权般将你揽入怀中挑眉勾唇一字一顿道“她、是、我、的。”你怔怔地仰脸看着她,欲言又止不知该说些什么好。李总神情莫测看了你们一会儿,揉了揉眉心“没什么事你们可以走了。”或许是觉得罗嘉又换了个方法试图引自己注意…可是表情看上去很认真…摇了摇头不再多想,重新坐回办公桌前继续工作。

罗嘉抬手戴上墨镜,与你走出公司。给你把安全带系好后她坐到驾驶位上,一边系安全带一边红唇不自觉地上扬“怎么?刚刚吓到了?”“才…才没有!”你气呼呼鼓起腮帮子。罗嘉抬眸看向暗处的人影,殷红薄唇缓缓勾起一抹妖冶的弧度“坐好。”猛地一踩油门,如本人一般张扬热烈的红色捷豹FTYPE扬尘而去。狗仔看着相机里模糊不清的车影不甘心地用力跺了跺脚。

“免得被狗仔拍到什么,我家比较安全。我给你做饭”粉红兔绒拖鞋摆在你面前,罗嘉弯腰脱掉细高跟,踩着拖鞋围上围裙,栗色卷发拢到后面,在水龙头下洗菜。你换好拖鞋后好奇探头过去看“你居然还会做饭啊?”“当…当然!”她甩了甩手上残留的水珠,强装镇定拿着菜刀生疏地切菜,你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来走过去………………………………



所以说只是开个坑咳咳……兴许我今天补课回来把睡衣派对(对没错我打算试试这个梗)那个脑洞码完了就填这个坑了,不过也说不定emmmm